首页 > 正文
北京面部埋线后线头出来了,北京五洲面部提升手术,北京大v线多少钱一根

北京怎样去掉脸上的皱纹,东方瑞丽尚品整形收费怎么样,北京微整形面部提升术能维持多久,东方瑞丽尚品整形美容好吗,北京额头皱纹多怎么去掉,北京全面部除皱多少钱,北京做了面部埋线需要注意什么,北京面部提升术大概多少钱,北京额头皱纹脸部肌肉松弛,北京下垂的脸怎样提拉

  原标题:陌生人冒充房主抵押房产借300万 不动产登记中心:他们长得很像

左边是冒充者,右边这位是房主本人

  先一起来看看 这两人长得像不像?

  前不久,家住南京市江宁区的市民马先生向扬子晚报记者反映称,他的儿子在外面借了钱,如今不但人没了踪影,还在他不知情下,把和自己共同所有的房屋给抵押出去了,而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竟然在马先生不在场的情况下就通过了审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实习生 赵珂昀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季宇轩

  记者和马先生一见面,对方就告诉记者,最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都在为儿子近千万元的债务而发愁,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而每天上门催债的债主更让他焦头烂额。马先生说,其实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算宽裕,一家人都在事业单位上班,生活稳定,还有一个刚刚满周岁的孙子。不过,安稳日子却在今年初被彻底打破,起因是马先生的儿子偷偷和他的同学合伙开了一家火锅店。

  今年7月份,马先生打算给自己和儿子在南京市江宁区百家湖附近的一套170多平方米的房子办房产证。由于工作繁忙,当时马先生填写了委托书并把相关证件交给儿子,由儿子全权办理。马先生说,房子是自己和儿子共有的产权,这事交给儿子去办根本没有起过疑心,也没询问过儿子房产证是不是已经办好等相关事宜。今年9月的一个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饭后,马先生的儿子突然跟家里人开始摊牌。原来,他和朋友在外面开了一家火锅店,当时为了能把火锅店开起来,他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如今利滚利债务已经有千万之多,马先生的儿子想让父亲帮帮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马先生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还是在两三天之内东挪西凑了100多万元先还了部分债主的钱。

  事情发展到这里,正当一家人准备好好把事情捋一捋走法律程序维护权益时,却发现马先生的儿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一声不吭失联了。而与此同时,马先生的儿媳妇发现,老公留在家里的这本房产证也有问题:她告诉记者,每一本房产证应该都有一个像二维码的防伪标志,然而自己手头的这一本却没有。

  

  “我就感觉这本房产证跟我弟弟家的房产证不一样,于是我就起了疑心。”马先生的儿媳妇称,之后她立刻就到房产局查了一下,没想到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就吓了一跳:房产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本房产证根本就是假的。随后,一家人便前往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查询,哪想到这次去访竟然发现了一件更为严重的事情。马先生称,房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处位于百家湖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这个事犹如晴天霹雳,让马先生差点背过气去,不过定了定神后的马先生发觉其中有很多说不通之处。

  “按道理讲,如果我不参与的话,房子抵押这个手续根本办不起来。”马先生称,因为房产被抵押这个事情他压根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过相关部门办理抵押手续。通过查询,马先生发现,办理抵押手续的时间是在2017年8月9日,也就是说这天,除了马先生的儿子到场之外,竟然有人拿着马先生的照片和身份证,冒充马先生本人前来办理了抵押手续,并且还在抵押之后的“借款合同”上,签署了马先生本人的名字。

  马先生告诉记者,当天冒充他来办理手续的男子,从现有的照片来看,和自己的长相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收件的时候,起码要看一眼照片、身份证和本人是否一致。”马先生称,不仅办理业务的人和马先生有着明显的差距,马先生的笔迹和购房协议上的笔迹也根本不一样。更让马先生费解和气愤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居然通过了审核。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随后,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了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中心不动产登记科负责人称,一般市民来申请做抵押登记的时候,身份证、房产证等是必需的证件,缺了这些证件,抵押登记无法办理。在办理过程中,工作人员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我们也看了身份证了,我们认为办理人和身份证上的是很像的。”这名负责人称,像不像是主观的感觉,现在当事人说不像,这让工作人员也无法解释。

  记者了解到,当时这处房屋被抵押给一位叫鲁丽的债权人,抵押金额为三百万元,在相关材料下方还盖有一个章,上面写着“与原件核对一致”的字样,下方还有当时负责收件工作人员的签字。这位负责人表示,他们所尽的仅仅是形式审查义务,抵押手续的办理流程并无不妥。这位负责人随后指出,如果存在蓄意隐瞒的情况,那么申请人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目前这份抵押合同暂时无法撤销。“因为文件上注明了填写的内容是表达的真实意思。”这位负责人这样表示。

  对于这样的说法马先生一家人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当时办理抵押的男子和马先生长得完全不一样,不动产登记中心存在明显的工作失误。

  是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找来的,合伙人称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同意

  马先生表示,他认为儿子之所以要瞒着家人把房子抵押,主要就是因为儿子和同学吕某一起开的那家火锅店借的高利贷。马先生一家人都觉得马先生的儿子是受吕某蛊惑,中了吕某的套路才一时头昏把房产做了抵押。那么,事实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11月16日,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了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吕某。他告诉记者,当这个店经营陷入困难,没有钱时,两个合伙人都在想办法。有一天,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提出可以帮忙,但是要房产作为抵押。当时吕某名下有一套房,但是房子还未交房。而恰好马先生的儿子此时有本房产证,于是才决定将房子抵押出去。“冒充马先生的人是我找的。”吕某称,那个人是安徽郎溪老家的远房亲戚。吕某坦言,整个事情都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首肯,也得到了他的配合。而抵押出来的钱除了公司扣除的手续费外,都还了外债。

  在采访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过程中,该单位始终认为处理该件不存在问题。该单位认为,马先生儿子和马先生本人的身份证件,房产证等证件都有,所具备文件齐全,因此审核流程没有问题。至于马先生所提到的,是陌生人冒名顶替办理的问题,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认为,两人对比的照片从主观判断是吻合的,因此予以办理。

  对此,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饶奋斌律师认为,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在办理时存在明显的瑕疵。他认为,虽然收件一级对文件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但是,主观也能够判断办理人和所持证件是否是同一个人。“除非真的非常吻合,从视觉上难以判断。”

  饶奋斌律师称,如果明明不吻合,却选择忽视,这就是工作上的失误。另外,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回绝了马先生的撤件请求,理由是流程上并无不妥之处,并且申请人已经承诺是真实意愿的表达。对此,饶律师回应,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陌生人冒充房主抵押房产借300万 不动产登记中心:他们长得很像

左边是冒充者,右边这位是房主本人

  先一起来看看 这两人长得像不像?

  前不久,家住南京市江宁区的市民马先生向扬子晚报记者反映称,他的儿子在外面借了钱,如今不但人没了踪影,还在他不知情下,把和自己共同所有的房屋给抵押出去了,而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竟然在马先生不在场的情况下就通过了审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实习生 赵珂昀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季宇轩

  记者和马先生一见面,对方就告诉记者,最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都在为儿子近千万元的债务而发愁,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而每天上门催债的债主更让他焦头烂额。马先生说,其实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算宽裕,一家人都在事业单位上班,生活稳定,还有一个刚刚满周岁的孙子。不过,安稳日子却在今年初被彻底打破,起因是马先生的儿子偷偷和他的同学合伙开了一家火锅店。

  今年7月份,马先生打算给自己和儿子在南京市江宁区百家湖附近的一套170多平方米的房子办房产证。由于工作繁忙,当时马先生填写了委托书并把相关证件交给儿子,由儿子全权办理。马先生说,房子是自己和儿子共有的产权,这事交给儿子去办根本没有起过疑心,也没询问过儿子房产证是不是已经办好等相关事宜。今年9月的一个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饭后,马先生的儿子突然跟家里人开始摊牌。原来,他和朋友在外面开了一家火锅店,当时为了能把火锅店开起来,他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如今利滚利债务已经有千万之多,马先生的儿子想让父亲帮帮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马先生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还是在两三天之内东挪西凑了100多万元先还了部分债主的钱。

  事情发展到这里,正当一家人准备好好把事情捋一捋走法律程序维护权益时,却发现马先生的儿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一声不吭失联了。而与此同时,马先生的儿媳妇发现,老公留在家里的这本房产证也有问题:她告诉记者,每一本房产证应该都有一个像二维码的防伪标志,然而自己手头的这一本却没有。

  

  “我就感觉这本房产证跟我弟弟家的房产证不一样,于是我就起了疑心。”马先生的儿媳妇称,之后她立刻就到房产局查了一下,没想到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就吓了一跳:房产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本房产证根本就是假的。随后,一家人便前往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查询,哪想到这次去访竟然发现了一件更为严重的事情。马先生称,房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处位于百家湖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这个事犹如晴天霹雳,让马先生差点背过气去,不过定了定神后的马先生发觉其中有很多说不通之处。

  “按道理讲,如果我不参与的话,房子抵押这个手续根本办不起来。”马先生称,因为房产被抵押这个事情他压根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过相关部门办理抵押手续。通过查询,马先生发现,办理抵押手续的时间是在2017年8月9日,也就是说这天,除了马先生的儿子到场之外,竟然有人拿着马先生的照片和身份证,冒充马先生本人前来办理了抵押手续,并且还在抵押之后的“借款合同”上,签署了马先生本人的名字。

  马先生告诉记者,当天冒充他来办理手续的男子,从现有的照片来看,和自己的长相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收件的时候,起码要看一眼照片、身份证和本人是否一致。”马先生称,不仅办理业务的人和马先生有着明显的差距,马先生的笔迹和购房协议上的笔迹也根本不一样。更让马先生费解和气愤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居然通过了审核。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随后,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了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中心不动产登记科负责人称,一般市民来申请做抵押登记的时候,身份证、房产证等是必需的证件,缺了这些证件,抵押登记无法办理。在办理过程中,工作人员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我们也看了身份证了,我们认为办理人和身份证上的是很像的。”这名负责人称,像不像是主观的感觉,现在当事人说不像,这让工作人员也无法解释。

  记者了解到,当时这处房屋被抵押给一位叫鲁丽的债权人,抵押金额为三百万元,在相关材料下方还盖有一个章,上面写着“与原件核对一致”的字样,下方还有当时负责收件工作人员的签字。这位负责人表示,他们所尽的仅仅是形式审查义务,抵押手续的办理流程并无不妥。这位负责人随后指出,如果存在蓄意隐瞒的情况,那么申请人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目前这份抵押合同暂时无法撤销。“因为文件上注明了填写的内容是表达的真实意思。”这位负责人这样表示。

  对于这样的说法马先生一家人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当时办理抵押的男子和马先生长得完全不一样,不动产登记中心存在明显的工作失误。

  是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找来的,合伙人称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同意

  马先生表示,他认为儿子之所以要瞒着家人把房子抵押,主要就是因为儿子和同学吕某一起开的那家火锅店借的高利贷。马先生一家人都觉得马先生的儿子是受吕某蛊惑,中了吕某的套路才一时头昏把房产做了抵押。那么,事实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11月16日,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了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吕某。他告诉记者,当这个店经营陷入困难,没有钱时,两个合伙人都在想办法。有一天,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提出可以帮忙,但是要房产作为抵押。当时吕某名下有一套房,但是房子还未交房。而恰好马先生的儿子此时有本房产证,于是才决定将房子抵押出去。“冒充马先生的人是我找的。”吕某称,那个人是安徽郎溪老家的远房亲戚。吕某坦言,整个事情都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首肯,也得到了他的配合。而抵押出来的钱除了公司扣除的手续费外,都还了外债。

  在采访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过程中,该单位始终认为处理该件不存在问题。该单位认为,马先生儿子和马先生本人的身份证件,房产证等证件都有,所具备文件齐全,因此审核流程没有问题。至于马先生所提到的,是陌生人冒名顶替办理的问题,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认为,两人对比的照片从主观判断是吻合的,因此予以办理。

  对此,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饶奋斌律师认为,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在办理时存在明显的瑕疵。他认为,虽然收件一级对文件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但是,主观也能够判断办理人和所持证件是否是同一个人。“除非真的非常吻合,从视觉上难以判断。”

  饶奋斌律师称,如果明明不吻合,却选择忽视,这就是工作上的失误。另外,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回绝了马先生的撤件请求,理由是流程上并无不妥之处,并且申请人已经承诺是真实意愿的表达。对此,饶律师回应,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陌生人冒充房主抵押房产借300万 不动产登记中心:他们长得很像

左边是冒充者,右边这位是房主本人

  先一起来看看 这两人长得像不像?

  前不久,家住南京市江宁区的市民马先生向扬子晚报记者反映称,他的儿子在外面借了钱,如今不但人没了踪影,还在他不知情下,把和自己共同所有的房屋给抵押出去了,而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竟然在马先生不在场的情况下就通过了审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实习生 赵珂昀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季宇轩

  记者和马先生一见面,对方就告诉记者,最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都在为儿子近千万元的债务而发愁,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而每天上门催债的债主更让他焦头烂额。马先生说,其实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算宽裕,一家人都在事业单位上班,生活稳定,还有一个刚刚满周岁的孙子。不过,安稳日子却在今年初被彻底打破,起因是马先生的儿子偷偷和他的同学合伙开了一家火锅店。

  今年7月份,马先生打算给自己和儿子在南京市江宁区百家湖附近的一套170多平方米的房子办房产证。由于工作繁忙,当时马先生填写了委托书并把相关证件交给儿子,由儿子全权办理。马先生说,房子是自己和儿子共有的产权,这事交给儿子去办根本没有起过疑心,也没询问过儿子房产证是不是已经办好等相关事宜。今年9月的一个晚上,一家人吃完晚饭后,马先生的儿子突然跟家里人开始摊牌。原来,他和朋友在外面开了一家火锅店,当时为了能把火锅店开起来,他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如今利滚利债务已经有千万之多,马先生的儿子想让父亲帮帮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马先生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还是在两三天之内东挪西凑了100多万元先还了部分债主的钱。

  事情发展到这里,正当一家人准备好好把事情捋一捋走法律程序维护权益时,却发现马先生的儿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一声不吭失联了。而与此同时,马先生的儿媳妇发现,老公留在家里的这本房产证也有问题:她告诉记者,每一本房产证应该都有一个像二维码的防伪标志,然而自己手头的这一本却没有。

  

  “我就感觉这本房产证跟我弟弟家的房产证不一样,于是我就起了疑心。”马先生的儿媳妇称,之后她立刻就到房产局查了一下,没想到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就吓了一跳:房产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这本房产证根本就是假的。随后,一家人便前往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查询,哪想到这次去访竟然发现了一件更为严重的事情。马先生称,房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处位于百家湖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这个事犹如晴天霹雳,让马先生差点背过气去,不过定了定神后的马先生发觉其中有很多说不通之处。

  “按道理讲,如果我不参与的话,房子抵押这个手续根本办不起来。”马先生称,因为房产被抵押这个事情他压根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过相关部门办理抵押手续。通过查询,马先生发现,办理抵押手续的时间是在2017年8月9日,也就是说这天,除了马先生的儿子到场之外,竟然有人拿着马先生的照片和身份证,冒充马先生本人前来办理了抵押手续,并且还在抵押之后的“借款合同”上,签署了马先生本人的名字。

  马先生告诉记者,当天冒充他来办理手续的男子,从现有的照片来看,和自己的长相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收件的时候,起码要看一眼照片、身份证和本人是否一致。”马先生称,不仅办理业务的人和马先生有着明显的差距,马先生的笔迹和购房协议上的笔迹也根本不一样。更让马先生费解和气愤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居然通过了审核。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随后,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了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中心不动产登记科负责人称,一般市民来申请做抵押登记的时候,身份证、房产证等是必需的证件,缺了这些证件,抵押登记无法办理。在办理过程中,工作人员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我们也看了身份证了,我们认为办理人和身份证上的是很像的。”这名负责人称,像不像是主观的感觉,现在当事人说不像,这让工作人员也无法解释。

  记者了解到,当时这处房屋被抵押给一位叫鲁丽的债权人,抵押金额为三百万元,在相关材料下方还盖有一个章,上面写着“与原件核对一致”的字样,下方还有当时负责收件工作人员的签字。这位负责人表示,他们所尽的仅仅是形式审查义务,抵押手续的办理流程并无不妥。这位负责人随后指出,如果存在蓄意隐瞒的情况,那么申请人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目前这份抵押合同暂时无法撤销。“因为文件上注明了填写的内容是表达的真实意思。”这位负责人这样表示。

  对于这样的说法马先生一家人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当时办理抵押的男子和马先生长得完全不一样,不动产登记中心存在明显的工作失误。

  是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找来的,合伙人称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同意

  马先生表示,他认为儿子之所以要瞒着家人把房子抵押,主要就是因为儿子和同学吕某一起开的那家火锅店借的高利贷。马先生一家人都觉得马先生的儿子是受吕某蛊惑,中了吕某的套路才一时头昏把房产做了抵押。那么,事实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11月16日,扬子晚报记者联系上了马先生儿子的合伙人吕某。他告诉记者,当这个店经营陷入困难,没有钱时,两个合伙人都在想办法。有一天,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提出可以帮忙,但是要房产作为抵押。当时吕某名下有一套房,但是房子还未交房。而恰好马先生的儿子此时有本房产证,于是才决定将房子抵押出去。“冒充马先生的人是我找的。”吕某称,那个人是安徽郎溪老家的远房亲戚。吕某坦言,整个事情都得到了马先生儿子的首肯,也得到了他的配合。而抵押出来的钱除了公司扣除的手续费外,都还了外债。

  在采访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过程中,该单位始终认为处理该件不存在问题。该单位认为,马先生儿子和马先生本人的身份证件,房产证等证件都有,所具备文件齐全,因此审核流程没有问题。至于马先生所提到的,是陌生人冒名顶替办理的问题,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认为,两人对比的照片从主观判断是吻合的,因此予以办理。

  对此,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饶奋斌律师认为,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在办理时存在明显的瑕疵。他认为,虽然收件一级对文件只做形式审查,不做实质性审查。但是,主观也能够判断办理人和所持证件是否是同一个人。“除非真的非常吻合,从视觉上难以判断。”

  饶奋斌律师称,如果明明不吻合,却选择忽视,这就是工作上的失误。另外,南京市江宁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回绝了马先生的撤件请求,理由是流程上并无不妥之处,并且申请人已经承诺是真实意愿的表达。对此,饶律师回应,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张玉

北京面部除皱价格是多少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